当前位置 : 首页 >> 最新书评

复兴人文地理学的旗手——李旭旦

2013-01-21 14:32:16

姜爱萍

源自:《出版参考》2012年12月上旬刊

 

《复兴人文地理学的旗手——李旭旦》一书系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随园大家”系列丛书中的一种。该书由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前任院长沙润等撰写。

全书以传主李旭旦这个人物成长的时间为顺序,空间活动为背景,概括了人文地理学家李旭旦先生的人生成长路径和学术成长过程以及学术成就,真实地反映了先生在成长历程中所结交的老师、同学、朋友、学生之间的情谊,其中有胡焕庸、张其昀、李四光、华罗庚、任美锷、吴传钧等,他们对李旭旦先生的学术成长均产生过重大影响,同时描写了先生一生所经历的时代、风风雨雨,以及先生凭着坚强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战胜困难并战胜自己的精神。

全书分九部分:故乡的人文熏陶、南京的求学之路、剑桥的发轫阶段、重庆的教授生涯、赴美的访问教授、战后的社会活动、随园的大家风范、暮年的报国情怀、先生的人格魅力。

李旭旦(1911-1985)与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同是江阴人,且是邻乡。毕业于江阴南菁中学,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至当时的首都南京的国立中央大学学习,师从胡焕庸先生学习地理。早在大学时代,他就在老师张其昀等指导下,与同班同学任美锷先生共同翻译了《人地学原理》,这本巨著长达50万字,从房屋、道路、耕种、畜牧、伐林和采矿等六个方面,分别论述了“人地关系”原理。1935年由南京中山书局出版,系主任胡焕庸为之写序,中央大学校长罗加伦题写书名。

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的李旭旦,又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历史机遇。1936年考取中英庚款去英国剑桥留学,临行前国内的指导老师为地质学家李四光。到了英国剑桥大学后与清华大学保送的华罗庚同室共寝,并成为好友。

学成回国后,适逢日本侵略中国,中央大学被迫西迁重庆。28岁时,他就被中央大学聘为教授,成为当时最为年轻的教授。之后李旭旦冒着敌人的炮火,毅然带领西北考察团坚持野外考察,不仅提出了白龙江作为秦岭—淮河西伸的南北界限,而且还在七十多年前就呼吁人们在开发大自然的同时要与之做朋友。1943年起担任中央大学地理系主任。由于他的学术成就突出,1943—1946年担任《地理学报》总干事和总编辑,在此期间,李旭旦在《地理学报》上发表14篇文章,占到总篇数的近十分之一。他熟练掌握英文,凭着一张地图和一个罗盘,周游世界列国,把中国介绍给了世界,同时也将世界的知识财富介绍给了中国。

在李旭旦的一生中,经历过大清王朝垮台后余威犹存的封建黑暗时期,也经历过辛亥革命带来“三民”主义改革所产生的瞬时喜悦的民国时期,还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颠沛流离的生活,更迎来了解放以后新中国诞生的曙光,还有党在认识到自身错误之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虽然社会动荡,时代不断变迁,但作为一名有良知、有见地的中国知识分子,李旭旦从未推卸过自己身上所肩负的社会责任,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得到的见解,不遗余力地为祖国的建设事业贡献力量。在其一生中,有过辉煌的高峰,也有过暗淡的低谷,但无论岁月的音符如何变换,他始终以“知国·爱国·报国”的热情,弹奏着辉煌而又生动的乐章。他站在世界人文地理学发展的前沿,与国际地理学者进行着平等而又流利的对话,让一个人口大国的人文地理学在世界也有分量。

为了更多的人能够懂得与大自然相处的规律,他毅然担负起教书育人的重任。1952年院系调整时,李旭旦主动申请来到南师创办地理系,毅然扛起复兴人文地理的大旗,为中国人文地理学的复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2011年5月14日至15日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举办了“2011年中国人文地理学术年会暨纪念李旭旦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南京师范大学仙林宾馆偌大的会议室座无虚席,地理学界名人,几乎都来了。与会代表缅怀李旭旦先生,其中一位代表深表敬意的发言中流露出这样一种观点:如果当初我们在西部大开发中能用李旭旦先生一贯倡导的环境保护与人地协调理念,注意水土保护,也不至于今天对环境有这么多的破坏,也许不会有这么多的自然灾害的发生,更不可能受到大自然的这么多惩罚!也有与会代表上台发言时为了纪念李旭旦先生,特地绘制了李旭旦当年考察白龙江时的路线图;还有代表上台讲述了李旭旦先生同样倡导的天人合一的理念……

悠悠岁月,匆匆流逝。我国著名的人文地理学家和地理教育家,中国“现代人文地理学的奠基人”,复兴中国人文地理学的旗手——李旭旦先生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八个年头,但他的精神与思想、灵魂与作品、影响与贡献依然活着。

本书以地理学者特有的通俗语言,详细真实地记述了地理学家李旭旦的成长经历与心路历程,对地理工作者以及地理学专业的学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全书附有珍贵图片数十幅,对立体刻画人文地理学家李旭旦起到了补充说明作用。

(作者单位系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简短评价: